若言

---Per aspera ad astra. 守得云开见月明---

©若言
Powered by LOFTER
 

给玄亮的打油诗

【嗯我终于还是给玄亮写诗了……每到这种时候都感觉笔力不够啊摔】

 

彼其之子起敛容 收拾琴书涉阵中

烽火白衣更玄色 乱世年华转倥偬

汉祚难复君易老 天数有变人无从

忆昔三顾鱼水意 不悔半生筹策功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把这篇打油诗冒着被拍死的危险扔上来 其实我对它并不是满意的

只是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改……或许本来就是凑出的词句也无所谓改不改吧

嗯我想写一个奇绝秀雅的美丈夫(原谅我的形容词……

彼其之子其实是埋了一个好大好大的背景铺垫 摘一摘诗经里的「彼其之子」:

彼汾沮洳,言采其莫。彼其之子,美无度。美无度,殊异乎公路。

彼汾一方,言采其桑。彼其之子,美如英。美如英,殊异乎公行。

彼汾一曲,言采其藚。彼其之子,美如玉。美如玉,殊异乎公族。

-

羔裘如濡,洵直且侯。彼其之子,舍命不渝。

羔裘豹饰,孔武有力。彼其之子,邦之司直。

羔裘晏兮,三英粲兮。彼其之子,邦之彦兮。

感觉这两篇就好像分别描绘了亮亮出山前和出山后两个阶段……有时(nao)间(dong)的话拿这个写篇文好了w

絮絮叨叨说了这么多……谢谢大家看到这里 求轻喷╮( ̄▽ ̄)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