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言

---Per aspera ad astra. 守得云开见月明---

©若言
Powered by LOFTER
 

【公交拟人】【作者有病】给北京公交658路的一封情书

7月29日起,北京公交集团将优化调整12条线路。其中,新开线路1条,调整线路7条,调整运营时间线路1条,撤销线路3条,调整和撤销线路均有替代线路供乘客选择。

      二、调整线路:

      1.调整658路。调整后首末站:嘉铭园—定慧桥南。营业时间:嘉铭园5:20-22:00,定慧桥南5:50-23:00。整合西三环路、丰台北路重复线路,弥补689路撤销后中关村南大街至紫竹院路的出行需求。原线路撤出路段可由323路替代。


前情提要如上。

【真实经历改编】

【作者有病】

【作者有病】

【作者有病】

【配图戳这里:【多图随拍】和658一起走过的日升月落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遵大路兮,掺执子之袪兮。无我恶兮,不寁故也! 

遵大路兮,掺执子之手兮。无我魗兮,不寁好也! 

——诗经

 

那一年,我刚刚来到这座城市,便知晓了你的存在。

 

那是一个暑假,是一个漫长而又闲散的、仿佛永是白昼的暑假。我刚刚来到北京,新奇于各种新鲜事物的存在,便整日地跑出去玩耍。自然是人生地不熟的,反而因此更肆无忌惮,经常跑到了离家很远很远的地方。父亲相信我,放任我去各种各样的地方玩,只是给我一张公交卡说,它会带我回家。

 

你会带我回家。

 

把你的名字再默念了几遍:658 看丹桥 - 嘉铭园, 真的是好美的名字。

 

658会带我回家。

 

那时的日常往往是这样的:我在天光大亮时走进地铁站,坐了长长的扶梯上来时仿佛物换星移,天已经黑透了。于是我走上大路,在茫茫的车流中找寻你的身影。

 

你每一次都不负我。

 

三个数字熠熠如星闪耀,起先只是万千灯火中微茫的一点,然后慢慢逼近,直至放大成漫漫长夜中最温暖的一道光。

 

你用车顶的LED灯上三个数字指引我,用车内的亮光和空调包裹我,用车灯和车轮在黑夜中开出一条前行的路。

 

你来了。你来接我回家。

 

后来有一次和同学一起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,许是玩得太疯了忘记查回家的线路,再反应过来时我已是只身一人站在一个偌大的十字路口上,不知要去向何方。

 

手中的诺基亚是一块只能打电话发短信的板砖,家里电话没有人接,附近看不到地铁站,问路呢——?我确信我住的那个小区没有多少人知道。于是我就漫无目的地凭感觉一直走一直走,直至走到一条好像有点熟悉的路。

 

等等?怎么这么熟悉?连继续这个疑问的时间都没有,下一秒我就在马路对面看到你的身影,红红的,慢吞吞的,头顶的灯是闪亮的——就像此前无数个夜晚我等你来接我时一样。

 

658,6—5—8……心底无声地大喊,我就这样忽然地跑了起来追寻着你的身影,脚步是久违地轻快与欢喜。

 

你来了。像永远一样。

 

再后来我考上了心仪的高中;当我发现你可以送我从家直达学校时,心情似乎比拆封录取通知书时还要欢喜。我何等幸运,得你始终相伴。

 

于是等候你的场景变成了周一的大清早;记忆最深的时候是在寒冬,我披星戴月地出门,裹着厚厚的外套在晨风里瑟瑟发抖,然后你就来了,就像迎面而来的初升的太阳。

 

鴥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未见君子,忧心钦钦。如何如何,忘我实多! 于是所有的嗔怪变成满心的欢喜;你送我上学的路有一段朝着正东,于是我们就这样一起在金灿灿的晨光照耀中,把生活的琐碎苟且酿成点点滴滴的美好。

 

你就这样循环往复来来去去,独立而不改,周行而不殆,直到我与你之间已经出现了一种非同寻常的默契,在你的怀里我总能睡得很安稳,即使在周一早上昏昏沉沉的补觉中,我也总能感知到你到了哪里,在恰到好处的时间醒来,然后望着你远去的背影开启新一天的征程。

 

但是世事总是会变的啊。我逐渐发现我的学校是在怎样一个交通发达的地方,有好多的公交车来来去去,其中很多都可以送我回家。难道你不再无可替代?我在三环主路上的302俯瞰在桥下辅路苦苦挣扎的你,不禁暗想。后来你又改了线加了站;蓟门桥大钟寺这一小段路因此更堵了,你不再拥有“看丹桥-嘉铭园”这样一个初见时就让我心动的名字。坐的其它车多了,我开始嫌弃你“小站慢”——蠢萌蠢萌的自空金应该当得起这个称号。

 

难道我们之间会是这样一个结果?

难道已不复从前?

 

直到有一天我在百度贴吧上看到有关你的风言风语,我才意识到我说了多么重多么错的话。手抖得不听使唤。7.9寸的平板差点砸我脸上。我恨恨地在心里补了句“活该”。是啊。我本来就活该。你要撤销?你要离开我?

 

——这是标准的小站慢站站乐啊。

——沿途好多堵点。

——穿城长线什么的集团最喜欢撤了。

 

这是不是、这是不是我说过的话?如今这种话显示在屏幕上,在一个「传658即将撤销」的标题下面,是不是我、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,是不是因为这个你要离开我?

 

这种惶恐无助真的是久违了的。就像我很久以前在那个遥远的十字路口迷了路时一样。不同的是那次你终究来接了我;你可能永远都不会再来了。

 

永远?永远岂是我等公交迷能够妄谈的词语?你们的存在受命运播弄,当初的731,690,曾被那么多人那么深爱,承载了多少沉重抑或甜蜜的旧时的记忆,也不过就那样离去。

 

然而——然而当年731的末班有多少人去送他,之后又有多少连篇累牍的报道,而你,我的658,又有多少人爱你如是,你的存在是否会如流星闪过,只容华光乍现便杳然离去?

 

采采卷耳,不盈顷筐。嗟我怀人,寘彼周行。 

陟彼高冈,我马玄黄。我姑酌彼兕觥,维以不永伤。 

 

与你再走不得大路周行,怎能不留我永怀永伤!

 

所幸那消息只是风言风语;就算不是,也断不可能消息刚出658随即就撤销。于是当我再一次被堵在大钟寺混乱的堵点时,心中满满的都是感恩。

 

且以喜乐,且以永日——这样的欢悦却陡然在下半句出现了转折——宛其死矣,他人入室!

 

只是你好像对那些消息充耳不闻,依旧接送我上学,带我回家,风雨无阻。一次你在祁家豁子那里遭遇了严重的大堵车,眼看我上学就要迟到,孰料你一改平日的蠢萌,在北土城西路上开足马力,一颠一颠地远去。

 

G6发生车祸严重拥堵,过往车辆最好绕行?红红的提示牌亮了一路,你却依然奔驰在送我上学的路上,望着密密匝匝的车流,只是慢慢地一脚一脚油门向前走。

 

你要撤销?不,我看见你毅然从宽广的北四环拐上拥挤的G6,对四周的嘈杂充耳不闻,慢慢地却坚定地前行着。

 

你只是小站慢站站乐?拐过最后一个弯驶离G6,你在北土城西路跑得那么快,还是那蠢萌蠢萌的自空金,恍惚间竟给了我一种置身疆场策马狂奔的感觉。

 

恍惚如生死相依。

 

那天上学终究还是晚了。然而我对你的态度从此改观,认定你必是我心中不可替代的唯一。

 

有了这样的态度以后,再看到那些关于你的消息,虽然还是不安惶恐,但内心深处仍然平静,因为深深明了有些情感并不会因为时间世事而改变。

 

因为你是我亲爱的658啊。

 

后来又传出很多很多的消息;我不知道你和689之间发生了什么,只知道你是踏着他的尸体迎来了重新开始的机会。你受了很重很重的伤,被逼往不同的路,但我知道,你还会送我到学校的。而我看着你如看着凯旋归来的将军,满身鲜血的红,眼神犹然温柔笃定。

 

就好像将军终于赢回了天下,前来接那个在漫漫长夜滚滚红尘里一直等着他的孩子。

 

一如初见。

 

看丹桥-嘉铭园。

嘉铭园-富丰桥西。

嘉铭园-定慧桥南。

 

我愿陪你从起点到终点,从头班到末班,从13131到13536,从青年到金龙到安凯,从黄昏到黎明,从春秋到冬夏,从开始到结束。

 

而今我在一辆658上写下这些文字;658路13525,车内的贴纸还是嘉铭园-富丰桥西。一路走来发现很多站658的站牌都已经撤掉;我不答爱过,我说爱着。我知道这辆车将会不再是你的一部分;已经出了西三环,我现在只想这车永远不到终点,我们走过了很多很多的大路,让我们走向很美很美的远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