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言

---Per aspera ad astra. 守得云开见月明---

©若言
Powered by LOFTER
 

柏拉图x诸葛亮(隐玄亮) 《王制》

历史课讲到柏拉图时的脑洞(๑•́ωก̀๑)如果柏拉图见到的不是阿启泰而是诸葛亮,他是否会相信真的有一个哲学王?(ง •̀_•́)ง

我萌的all亮all好像包括诸葛村夫推倒但丁和柏拉图x诸葛亮这种奇奇怪怪的东西( ˘•ω•˘ ) 我写了我写了我竟然写出来了!♫ヽ(゜∇゜ヽ)♪一个中午就撸出来了好开心 两大男神又合♂体了好开心(/ω\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我死后来到了厄律西乌姆,一个被希腊人称为“乐土”的地方。

这里的生活一切都好。在这里,我可以抛却一切研究过的哲学问题,对人世不存丝毫的挂心与惦念,然而只有一个问题,是我始终萦怀不散的。

虽然最终我还是转向了法制,但我始终还宁愿相信的是,只要有合理的制度约束,人性的善足以把国家引导到尽善尽美的地步。——既然拥有这么完美的乐土,完美的理念世界,那么真的会有一个由“哲学王”统治的国度,是真正完美的理想国么?

我离开乐土,回到现实世界。

我看到崇尚民主自由的雅典,被马其顿的铁蹄践踏;我看到罗马人民欢呼着把屋大维拥上“奥古斯都”的地位,却发现他的继任者的德行败坏;我看到真正有德才的人不得任用,无能者却忝居高位,这好像是一个在任何地域、任何时代都无法解决的困局。

直到我来到了这样一个国度。他们的国叫“季汉”,是为了彰显自己继承“汉”的正统。然而我想,新的政权出现后往往都要改旗易帜,是断不会沿用旧朝的名号的。他们的王单名一个字,亮。

亮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。亮个子很高,容貌俊美,有杀伐决断的凌厉,更有一种运筹帷幄的雍容气度。我暗自揣度了一下,亮年轻时,必定是全国最美貌的美少年,受到全国男子的热烈的追求。看亮此刻的修养,我觉得亮年轻时一定有一个极为优秀的情人,才能成为此刻的模样。亮掌管这个国家的政治、经济、军事等一切大权,还经常亲自统兵打仗。我本以为这个国家缺少民主和一定的权力制衡机制,才会让一个人专权独断,但我发现它的国家机构设置得极为完备,只是因为从没有人能及得上亮的能力和用心,从而取代或分担亮的职务和重任——甚至连这些极为完备的国家机构,也都是亮设立的啊。亮还制定了这个国家的法律。法律严苛,但国民都心悦诚服。总之,亮是这个国家的王,是这个国家的所有国民敬服并爱戴的、决定这个国家前途和命运的王。

有一天亮宣布要出征。他要攻打北方的一个叫“魏”的国度。有一个衣着华丽的年轻人送亮到郊外,亮对那个人深深地拜下去。这时我才明白,那个年轻人才是“季汉”的国君。这样的帝国,怎可以容许臣子的专制独裁达到如此地步?然而我看国民对他们的态度,只是认可国君的形式上的最高统治地位,而悦服亮作为他们真正的王的。我忽然就羡慕起这样的国家,有这样一个统治者,兼具智慧、勇气、节制等一切美好的品德,让国家机构运转得井井有条,得到国民的敬服与爱戴。

王制是可能的。这是真正完美的政治制度。

但亮的这次北征无功而返了。不是亮的能力不足——我看出亮的军事天才远远超出他的对手——,而是粮草转运的疏失。这并不是什么人治或法治的过错。法治只能对人造成威慑,然而并不能从根本上杜绝犯法的念头。而亮既对犯错的人进行了剥夺官职的处罚,又有书信抚慰他的儿子,使事情得到了最完美的解决。然而覆水难收。亮这次北征无功而返,他还要有下一次。

然而——然而亮已经把他的国家治理得足够好,物阜民丰天府之国——,为什么还要北伐?但亮的意志并不会因为任何人任何事而改变。一样是厉兵秣马,准备出征。我看见亮走进了一座尊贵的庙宇,庙宇里供奉的是一个形象与年轻的皇帝有几分相似的人。这便是先帝了,我想。亮走到灵位前,深深跪下,再抬起头来时眸中已经盈满了泪水。我本以为这样强大的一个人,是不会被爱情这样的情感牵绊的。然而看起来好像不是这样。亮拿出了一封书信,轻轻地念起来。我看不太懂这个国家的文字,但直觉告诉我这是一封情书,因为我听到“先帝”这个词不断地出现,他念到这两个字时目光久违地柔软了,然而抬起头看看神像,又低头看看满纸的“先帝”,泪水就不能自已地洒落下来。他把字纸在火前烧掉。再抬起头来走出庙门时,便又恢复成往日端方谨严的模样,成为那万民欣戴、万民倚仗的王。

于是这样,整个故事便被逐步地拼合起来。亮曾是这个国家最美的少年,被这个国家的先帝热烈追求得手,他们在一起度过了甜美的时光,一起统治这个国度,在这之中亮的才华和能力得到了极大的提升。现在的皇帝继位,亮便接替他的情人,处理国家大大小小的政务。亮给先帝定了一个谥号叫“昭烈”,我不懂这个国家的谥法,只知道这字面上是很亮很亮的意思。昭烈和亮之间,一定燃起过很炽热的爱火,让亮为了昭烈,为了昭烈的国家与梦想,成为了最完美的王,让季汉成为理想国般的国度。

亮已经四十多岁了,他的昭烈已经离开他也有好几年了,亮为什么不去寻找一个自己爱的少年?当我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,我顿觉这个问题是无比多余的。亮把他的爱给了昭烈,给了这个叫季汉的国度,给了这个国家的万民,使这个国家能像他和他的昭烈所期许的那样,能熙熙攘攘、繁荣富强地永世延续下去。

这才是最完美的王制。这才是最完美的理想国。

后来,亮死在了第六次北伐的路上。那时亮只有五十四岁。那时有一颗星星从长空坠落。那一定是亮,他燃尽了心力,化作华光照彻这乱世长夜,在盛放到极致的时刻光辉地陨落。

没有了亮,三十年后,季汉便亡了国。

没有完美的王制,只有完美的爱情。我虽然没能证明我的王制思想,但我证明了另一个。人生最大的幸福在于,一个人在年轻时就得美好的情人或情人得到可爱的爱人。爱欲会激发出人最美好的天性,是最高的美德本身。昭烈和亮,无疑是太幸福的一对。他们享受了爱情,并在爱情的力量中,达到了基于爱欲的理想政制。

我后来读到这样一个比喻:昭烈说,他得到亮,就像鱼得到水一样。由是,我想借一位古希腊诗人的口吻,替昭烈给亮拟一封情书:

油灯被熊熊烈火征服,失去了光亮;星星无法忍受与太阳同在,遂隐没了自己。

鸟儿安居于窝巢里,鱼儿栖身于水中岩石下,你就是这样常驻我心上。

无论我走到哪里,你都不离我的双眸。

当我翻山越岭时,你就如温暖的朝阳从山间升起;当我走过平地时,你就从花丛中闪现来迎接我。

这世间有什么东西如你?花儿虽漂亮迷人,花期却是短暂。

我抬头望天,太阳似乎已经落下。取而代之的是你在闪耀。

当夜幕笼罩了我们,我只看见两颗星,不灭的北辰与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