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言

---Per aspera ad astra. 守得云开见月明---

©若言
Powered by LOFTER
 

【应试作文】汉室依然在

看到剑门关的「漢」字大旗,感慨万分,却一时不知从何说起。于是po一篇高三临考前的应试作文,聊表寸心。
-噫但是为什么我要这么正经-
-说什么不知从何说起其实就是懒-
-7号高考 6月3号写的当然是24k纯应试作文 求轻喷-

----------------
汉室依然在

公元264年,西晋。皇帝带着骄矜的笑,问他新封的安乐公思不思念蜀地。苍老的刘禅醉眼迷离,吐出梦呓般的语句:“此间乐,不思蜀啊……”

汉亡了么?不,汉室依然在。汉室不仅是一家一姓的朝代,更是一种信念和坚守,是一份家国天下的担当和传承。

汉室依然在,在诸葛丞相丈量蜀道的步履间。木牛流马在蜿蜒的长路上吱哑地晃着,流年暗换,六出祁山染白了孔明的发,却不能磨灭他心中对汉室的执念。二十七岁那年的草庐,他在来人恳切的眼神里看到了熊熊的火,那欲燃亮炎汉火德朗照乾坤的执念,而白帝病榻上皇帝的执手相托,便昭示着他要把兴复汉室的担当接续下去。蜀道上空扬起大书“汉”字的猎猎风旗,有朝一日,那旗要回到洛阳,回到长安……

只是后来啊,魏军兵临城下,葛相的独子战死,姜维将军投降,他欲乘钟会叛魏之机恢复季汉,事败被杀,将军血污的铠甲被剥去,大如鸡卵的胆任由魏军参观和调笑。直到安乐公在殿上说出乐不思蜀,似乎汉是真的亡了。

不,汉室真的亡了么?一家一姓的朝代的存续,能让汉民族融入血脉的家国情怀亡了么?孔明所护的并不是区区蜀地,而是兴复汉室;姜维所求的也不是攻城掠地,而是还于旧都。假若他们不怀揣着使社稷危而复安,日月幽而复明的期望,不去战斗而是投降以换来和平,那么,哺育他们长大的汉家天下,难道要向外人拱手相让?难道一个历经四百载繁荣富强的国度,便没有他的子民挑起一份兴复的担当?是的,他们的汉被灭,但他们的爱国之心永存。你看,在晋朝皇帝下令修建的武侯祠的诏书中,在各处祠庙绵延不绝的香火间,在杜甫的“诸葛大名垂宇宙”,陆游的“千载谁堪伯仲间”的诗句里,汉室依然在。

而今我们称自己的民族为汉,我们使用汉语,推崇汉服,便昭示着汉室依然在,永远在。试想,比起春秋战国的杀伐征战、秦朝的二世而亡,汉是中华大地上第一个统一稳定而繁荣的国度。再看之后的三国两晋南北朝,汉可谓是暂时地空前绝后。而诸如政治的安定,经济的繁荣,外交上通西域等伟大的创举,汉赋的铺陈华丽、史家的煌煌气度,让我们形成了一种汉民族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,甚至在同样繁荣的盛唐,诗人们还不知疲倦地用汉指代唐,这是对汉的敬意,也表明汉室的影响之深。我们的汉从强盛的古代走来,从近代的硝烟和血泪中走来,正走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路途上。而今承担起这汉室的便是我们了。如今海清河晏天下太平,但诸如崇洋媚外的思想,鼓吹国学经典无用的论调,难道不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汉室倾颓?我们更要担当起继承发扬国学传统、弘扬中华文化与民族精神的重任,如是孔明的心血才不白费,兴复汉室成为我们的共同记忆,家国天下的担当才被传承。

愿我们不再有“乐不思蜀”之流,愿汉室依然在,永远在,在崖山陆秀夫怀抱幼帝蹈赴的怒涛里,在辛弃疾帐中利剑出鞘的寒光上,在千千万万仁人志士秉忠竭智的奋斗中,诸葛孔明兴汉的遗志,汉家的威仪与荣光,就这样永远被宣告、被保持、被重复。

汉室依然在,在我等后学的心里和肩上。